海南肃北天门山宋代玉矿遗址,台湾省考古所出示2016年12项考古工应战果

海南肃北天门山宋代玉矿遗址,台湾省考古所出示2016年12项考古工应战果

 
  
发掘单位: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赵建龙   

  1月5日,西部商报记者从甘肃省文物局了解到,2016年甘肃省考古所开展了12个田野考古发掘项目和文物保护修复项目,其中包括马家窑遗址、齐家坪遗址(中美合作项目)、张掖西城驿遗址、肃北马鬃山玉矿遗址、宁县西头村石家墓群、礼县大堡子山遗址(早期秦文化项目)、马家塬战国墓地、漳县墩坪墓地、泾州古城佛教遗址、武威亥母寺遗址、兰州南绕城高速公路项目发掘成果以及技术保护室共12项。

   
马鬃山玉矿遗址位于肃北县马鬃山镇西北约20公里的河盐湖径保尔草场。)2011年10月-11月,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2007、2008年调查基础之上对其进行了发掘,发掘总面积150平方米,取得了较大收获。为了进一步揭示马鬃山玉矿遗址的聚落形态,
2012年10月至11月,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该遗址进行了第二次发掘。本次发掘在遗址第一地点紧接2011年发掘区布方发掘,发掘面积700平方米,发现遗迹单位49处,其中灰坑38个,房址9座,石台基遗迹2处,出土遗物千余件。

  记者了解到,2016年度,马家窑遗址开展发掘工作地点选在遗址南部,巴马峪沟北侧两处台地(瓦家坪)上,揭露面积约400平方米,清理出不同时期房址2处,灰坑36个,墓葬9座,收集了大量陶、石、骨等人工遗物和自然检测样品。这些发现为马家窑遗址的保护、开发及相关学术问题的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

    一 主要遗迹   

  2016年,甘肃省考古所主要对礼县大堡子山遗址M32附属车马坑进行清理。里面出土了两匹马、两辆车。马骨保存地比较好,都采用了跪伏的姿态。此外,和马匹一起下葬的车衡、车轭、车舟都保存较好,车里面还藏着骨镞、铜戈、铜矛等武器。根据这些现场情况判断,这一墓葬约为春秋早期。

   
本次发掘所发现的房址可分为两大类,第一类为地面式建筑,第二种为半地穴式建筑。 

  2007年以来,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河西走廊地区开展玉矿遗址调查工作,先后发现了肃北径保尔草场、寒窑子草场、敦煌旱峡等3处玉矿遗址。

 
   
地面式建筑可分两型。A型为地面立柱式建筑,不见墙体,以F6为代表。F6仅存柱洞及部分活动面,其具体形制尚难确定,地面未见倒塌墙体,仅残存部分灰白色地面,局部有火烧痕迹。
 
   
   
B型为地面砌墙建筑,以F8为代表。平面形状为长方形,东西长430-450厘米,南北宽270厘米,由主体建筑和附属建筑两部分组成,因破坏较为严重未发现门道。主体建筑由石墙、土台、灶、坑、活动面组成。附属建筑位于主体建筑西侧,为相连的两个坑,中间以石墙相隔。活动面保存相对较好,由一层厚约4厘米的灰黄土垫成,表面残存有一层较薄的灰烬。

 www.512.net 1
肃北马鬃山玉矿遗址出土玉料
 

 

  径保尔草场玉矿位于肃北县马鬃山镇西北约20公里的河盐湖径保尔草场,2011~2016年已开展了6个年度的调查、发掘工作。该遗址面积600万平方米,清理房址、灰坑等遗迹单位170余处,其中房屋90座,包括半地穴式、地面柱洞式、地面砌墙式三类,以半地穴式为主,整体呈圆形分布。

www.512.net 2

 

 

  考古发现,当地半地穴式房屋为玉料拣选作坊,主要由柱洞、门道、储藏坑、土台、操作台(坑)、灶台等几部分组成,地面存留有各类砺石、玉料、废石料等,部分地面火烧痕迹明显。而出土物主要有陶器、铜器、金片、铁器、石器、玉锤、玉料、骨器等。研究也发现,该遗址年代初步确定为战国至汉代。这批玉矿遗址的发现与发掘,对探讨中国早期玉料来源、玉矿开采技术及河西走廊地区早期人群等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F3(右)F4(中)F5(左)

www.512.net ,  此外,地处河西走廊中部、黑水河流域中游的西城驿遗址,今年将会持续发掘。

   
半地穴式建筑是该遗址发现的主要建筑形式,可分四型。A型形制较大且规整,以F1、F2为代表。F2坐西朝东,方向略偏东南,整体呈方形。主要由柱洞、门道、主室三部分组成。柱洞共7个,位于房屋南北两侧,北部一排3个,南部一排4个。门道2条,分别位于房屋东侧南北两端,浅坑状,形制规整,平面呈方形。主室呈长方形,东西300-352厘米,南北584厘米,深100-110厘米。主室由石墙、灶台、土台、操作坑、活动面等部分组成。石墙贴主室四壁堆砌,南北两墙分别与门道连接。墙体由大小不一、形状不甚规整的石块和黄土混砌而成。灶台位于西南角,平面为扇形,其北面还附有石砌的台,可能为灶台的一部分。土台南北各一,紧贴主室南、北壁,为土、石混砌。操作坑位于主室东部,由土堆砌而成,其内残存大砺石一块。

 

  
   
B型形制较小且规整,以F3、F4、F5、F9为代表。F3坐西朝东,主要由柱洞、门道、储藏坑、土台、操作台(坑)、灶台等几部分组成。主室平面近方形,南北334厘米,东西256厘米,深52-80厘米,东南角地面较高,呈缓坡状。坑口边沿局部砌有石块护边。门道位于房屋东侧南端,为长方形浅坑,呈斜坡状,东高西低。储藏坑2个,1号储藏坑位于主室外房屋东侧北端,与门道几近对称;2号储藏坑位于主室内东南部,东接门道,西连灶台。灶台位于主室内西南角,利用房屋西南角由土、石堆砌而成,平面呈扇面形,西北部被破坏。圆形火膛,烟道顺主室西南角而上,烟囱呈圆形,由粘土砌成。操作台位于灶台北部,由黄粘土堆砌而成,平面整体近圆形。西部与房屋西壁相接,北部与土台相连,边缘被一小坑打破。其可能是先在地面堆砌土台,在土台上再堆砌凸棱,形成坑状,以便收集磨制玉料时产生的石料碎屑及废水。土台位于房屋内北部,整体呈长方形,由黄粘土堆砌而成。其西北端被破坏形成浅坑,南部边缘因破坏呈斜坡状。在屋外南部发现柱洞3个。
  

(原文刊于:《西部商报》2017年1月6日第A24版)
 

   
C型形制较为简单,以F7为代表。F7平面近椭圆形,约南北470厘米,东西约320厘米,未发现门道,坑口周边发现柱洞四个。在房址底部东南处发现一平面呈不规则四边形的灰坑,应为F7的附属建筑。
  

(责编:李来玉)

   
D型由各种坑组成,以F10为代表。(图九)F10主要由H39、H40、H41三个坑组成,H39形制不甚规则,西部有大量石块堆积;H40位于H39东南角,圆形,桶状,底部有一土石堆砌灶坑,坑底铺垫有厚约10厘米的垫地面,地表堆有大量石屑及大石块,地面及部分石块上火烧痕迹明显;H41位于H39东北部,圆形,袋状,其内堆积有大量玉料。从平面形制及各部位出土的遗物来看,H41为储藏坑,H40为灶坑,H39为加工场。
 

    二 主要遗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