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水师战败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如果福建水师主动出击会有获胜希望吗

福建水师战败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如果福建水师主动出击会有获胜希望吗

原标题:马江海战:如果福建水师主动出击会有获胜希望吗?

问题:中法马尾海战,福建水师败在自己昔日的法国老师手下,几乎全军覆灭,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呢?

图片 1

回答:

问丨发生在中法战争中的马江海战,是清朝开始洋务运动后所遭受的第一次重大考验。然而,作为洋务运动前期最大成果的福建水师,却在非常被动的情况下,遭到了突袭。在不长时间的交火后,就全军覆没了。

图片 2

如果当时的福建水师更主动一些,不要局限于死守港口,能否有获胜的希望?或者说即便是战败,能否打出更好看的交换比?

图片 3

图片 4

无论从战略,战术还是装备,清政府和福建水师都落后于对方,失败是必然的。

在马江海战中大获全胜的法国东方舰队

首先,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后,清政府派遣张佩纶会办福建海疆事宜,张佩纶是清流健将,却对近代海军和国际政治知之甚少,可谓“书生将兵”。另外,清政府对于中法越南冲突在处置方案上一直举棋未决,甚至当法国军舰开进闽江,同中国军舰交错停泊的时候,依旧和战不定。张佩纶虽是书生,也懂得先发制人的道理,可是军机处愣不同意,却又训令他“法人如有蠢动,即行攻击”,不可放法舰出闽江。这就注定了最后的悲惨结局。中法军舰在双方的火力圈中对峙了一个多月,达摩克利斯之剑时时悬在头顶,我想,无论谁都会绝望。依张佩纶之绝顶聪明,他自然预感到了。在给侄子张人俊的信中他说:南援不来,法船日至。闽已苦守四十余日,止能牵制。而忽令阻其勿出,以至法不肯退;忽令如蠢动即行攻击,以至闽仍不敢先发(此时先发亦败)……澶渊之德不成,街亭之败难振,命也!

很多人都觉得,福建水师在马江海战中的全军覆没是因为遭遇突袭而造成的。可在实际上,即便是福州水师全部出动,也根本不是法国东方舰队的对手。双方在武器技术水平上,就不在一个等级内。这才是法军将领孤拔能带着舰队横行东南沿海的原因。

8月22日,下午五时,法国舰队司令孤拔收到了法国政府的训令,他召集所有舰长开会,下达了次日发动作战的命令。

全世界的海军在19世纪后半段,进入了铁甲舰时代。当时的总体背景是武器技术进步飞快,很多舰船在出现10年后就面临彻底落伍的局面。甚至还会出现按旧思路设计的船才下水,就已经被新思维的改良船型给淘汰的窘迫。

此时,停泊在闽江上的法国军舰共九艘,包括排水量1300吨二等木壳巡洋舰窝尔达号,炮舰益士弼号,蝮蛇号,排水量471吨,野猫号排水量515吨。二等铁骨木壳巡洋舰杜居士路因号,3189吨,二等木壳巡洋舰费乐思号,2268吨,德思丹号2268吨,总吨位10387吨,拥有火炮72门。

图片 5

福建水师方面,有军舰11艘,与窝尔达号等六法舰对峙的是福星,扬武,福胜等8舰,单横队一字排开。另外飞云,振威,济安三船在闽江南岸,监视德思丹等三法舰,中国军舰总排水量9900吨,火炮50门,但军舰代际明显落后于法国舰队,均为木质无装甲防护,旧式前膛炮,直线型锅炉,机器位于水线之上

19世纪的法国海军名将 孤拔

法国舰队的战略是,下午两点左右,趁退潮起锚,首先以2艘鱼雷艇突击,然后全线开火,益士弼,蝮蛇,野猫三炮艇攻击马尾船政局附近中国军舰,费乐思等三艘巡洋舰以左舷火力攻击对面中国军舰,右侧炮火攻击对面的旧式武装师船。这个计划的特点,是利用中国军舰船头系锚,退潮时船尾对着法舰,不能发挥前主炮优势,必须完成180度回转才能使主炮对准法舰的不利局面,率先动手。

孤拔率领的法国东方舰队,代表着当时欧洲海军技术的最新发展成果。这其中就包括了新的装甲巡洋舰概念。这是海军完全步入铁甲舰时代的标志,也是巡洋舰防护力全面升级的结果。

随后,孤拔召集法国驻福州副领事白藻泰,商定次日上午8时,将开战消息告知各国领事,10点把战书递交给闽浙总督何璟

在当时,由于大部分国家的战列舰不可能长期在海外执行巡逻等次要任务,所以就通过建造小一号的装甲巡洋舰,来充当海外舰队的旗舰和主力。清政府正在筹划的北洋舰队,也是这个时代的产物。然而北洋舰队的大部分船只,都没有能赶上突然爆发的中法战争。

由于翻译的延误和波折,何璟到了下午一点才拿到中译本,慌忙向船政局和附近各炮台通传,慌乱之中,船政局的魏瀚,找来一条鱼雷艇驶出闽江,向已经登上军舰的英国领事打听消息。

图片 6

孤拔发现一艘中国鱼雷艇向自己驶来,以为福建水师已经开战,立刻把第一信号旗升至旗舰桅顶,45,46号两艘鱼雷艇立刻出击,各法国军舰也纷纷开炮,此时,是下午一点五十六分,比预计开战时间早了4分钟。

法国人的装甲巡洋舰 强于清军的任何军舰

扬武舰实习军官,留美学生容尚谦率先发现法舰桅杆降旗,立刻报告管带张成,张成还错误地认为法舰上有军官去世,正议论之间,法国军舰的炮弹已至,另一位留美军官杨兆楠立刻命令后主炮开火,集中窝尔达号舰桥,打死法国舰员5人,张成急令起锚开船,但此时法国46号鱼雷艇已经驶来,发射了鱼雷,正中扬武号,但此时扬武号也击中了46号鱼雷艇的锅炉,扬武舰上多名留美学生邝咏钟,薛有福,黄继良等英勇牺牲。

再看福建水师这边,他们实际上很不幸的站在了之前一个时代的海军技术特点上。大部分船虽然有装备原始的铁甲防护,但大部分船体本身是木壳制造的。这就让军舰的防护水平要差了法军一大截。同时,船上的火炮也更为陈旧,根本无法在火力上威胁大部分法国军舰,尤其是堪称“小号战列舰”的装甲巡洋舰。

此时,福星号也被,管带陈英大呼“今日之事,有进无退”然而被窝尔达号舰载鱼雷艇发射的鱼雷击中,福星号沉没。

在战役中,法军还首次使用了处于试验阶段的鱼雷艇。这种清军根本没有见过的武器,四两拨千斤,给守军以巨大杀伤。

此时,停泊在马祖的法国装甲巡洋舰,排水量达到4127吨的凯旋号也加入战斗。舰小炮少的振威号在被凯旋号击中后,管带许寿山命令全力向德思丹号冲去,试图与法舰同归于尽。许寿山,是船政学堂第一期毕业学员,为人豪爽,善书法吟诗,有儒将之风,在中立国军舰观战的外国武官记述说“这位管带的英雄气概令人称赞,当他那被打的千疮百孔的军舰最后下沉时,他依旧拉开引绳,发射了最后一炮,这枚复仇的炮弹嘶嘶而鸣,集中了敌舰,重创了舰长和两名士兵,实为世界海军史罕见”

图片 7

此时,飞云号也被法舰所发巨型榴弹集中,管带高腾云双腿被炸断,与舰同沉,英勇牺牲。

正在攻击清军战舰的法国早期鱼雷艇

福胜,建胜两船抵抗时间最长,沉没于2点32分。

最后,清军在马尾附近并非没有备战。只是虽然有了洋务运动的积累,大清在技术上始终是一个追赶者,无法获得最新的武器技术。所以,他们不仅本能的选择了据守策略,甚至还将很多地方部队也堆积到福州一带。

40分钟后,除了艺新,伏波两船负伤逃脱外,其他都被击沉,共牺牲海陆军将士700多人,而在法军方面,死亡6人,伤27人,一舰未损。三天后,清廷终于降旨,对法国宣战。

在马尾海战的最后阶段,法国军舰一度杀入了河口位置。清军在当地布置了许多旧式的绿营水师战船。这些在中世纪都不显得性能优良的战船,被法国人像练习打靶一样,逐个击沉。平均摧毁1艘绿营战船,只需要1发炮弹。

回答:

图片 8

有关近代海军、中法海战的问题问海研会就对了,陈悦来解答。

福建水师的战舰中 有完整的铁壳已经算是先进船型了

图片 9

在当时的清军水师中,北洋舰队根本还没有成军,福建水师和南洋水师则技术非常落后。孤拔在后来的战争中,一直希望能够击沉南洋水师的几艘木壳巡洋舰。后者则一直在各个港口间来回躲藏,才免于被摧毁的噩运。

1884年8月23日,法国海军东京支队一部向中国船政轮船部队主力发动突然袭击,战事仅仅进过20分钟左右,船政轮船就几乎全军覆没,其中主要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两个方面。

所以,这种巨大的技术落差注定了马尾海战的结局。哪怕清军敢于出港硬拼,结局也不会比历史上更加好看。

一、法国军舰先发制人,船政轮船没有还手的机会;

图片 10

二、法国军舰的杆雷艇和多管机关炮,对船政轮船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整个中法战争 孤拔的舰队都在沿海横行无阻

接下来就这两个方面详细论述。

后人在总结经验教训时,总是片面的忽略技术原因而将计谋和所谓的胆识放在主要位置。这无疑也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刻舟求剑之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一、法国军舰先发制人,船政轮船没有还手的机会

责任编辑:

1884年7月,为了逼迫清政府回到外交谈判桌上,并在观音桥事件的谈判中让步,法国海军东京支队军舰开始进入通商口岸福州,具体就是停泊于罗星塔附近、距离船政很近的马江江面。目睹法舰来势汹汹,帮办福建海防事务张佩纶与船政大臣何如璋以及船政所辖的舰队——轮船的主要军官会商,采取了在江面上与法舰相抗衡对峙的战略。

图片 11

(马江之战爆发前双方舰船对峙态势图。制图:顾伟欣)

图片 12

(马江之战前,美国海军情报军官拍摄的现场照片。照片中,近景是法国巡洋舰“杜居土路因”,在这艘军舰舰尾后方内侧,可以看到远处停泊着另一艘军舰,那就是与该舰抗衡的船政军舰。由这张照片,可以直观地感受到当时交战距离之近)

至8月23日马江之战爆发时为止,马江江面上出现了一幕中、法军舰相邻而泊,互相提防、对峙的形势。由于马江江面不宽,深水航道更窄,在这种水域不可能进行舰队编队机动作战的海战,其战斗形式必定是舰与舰之间的各自为战对抗。在当时双方军舰相距十分近的情况下,决定胜负的因素非常简单,那就是谁先开火。哪一方先开火,就可以用在近距离上几乎百发百中的射击,首先对敌方造成摧毁性打击,使敌没有还手的能力。

1884年8月23日的战事正是如此,法国军舰先开火后,几乎就是在第一轮射击中就将船政军舰打得七零八落,决定了胜负。而船政军舰根本没有获得还击的机会。

二、法国军舰的杆雷艇和多管机关炮,对船政轮船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中法马江之战时,双方参战军舰的规模、设计都十分接近,而法军之所以得以取胜,除了占据先机外,还仰赖了两件秘密武器,即杆雷艇和多管机关炮。

图片 13

(法国美术作品,马江之战打响时,2艘浅灰色的法国杆雷艇首先重创了船政轮船的主力舰“扬武”“伏波”)

杆雷艇是鱼雷艇的前身,小艇上装有雷杆,发动攻击时快速接近敌方军舰,将雷杆伸出戳向敌舰,而后引爆雷杆头上的杆雷,达到重创敌舰的目标。中法马江之战时,法国海军东京支队司令官孤拔正是杆雷兵器的提倡者,因而战斗一开始,孤拔即安排两艘法军杆雷艇发动突袭,将马江江面上船政舰队规模最大的两艘军舰“扬武”“伏波”击伤,起到了斩将夺旗的效果。

图片 14

(法国军舰相对于船政军舰的高空火力压制示意。制图:司昂)

图片 15

(美术作品:法国水兵使用哈乞开司5管机关炮居高临下扫射)

图片 16

(船政轮船旗舰“扬武”操演火炮时的景象,可以想见,在这种状态下一旦遭到敌方来自高处的密集炮火打击,甲板上将会陷入何等的困境)

在发动杆雷艇袭击的同时,法国部分参战军舰还有另一种极为可怕的武备,即5根炮管的哈乞开司机关炮,是一种高射速的武器,类似于现代的多管机关枪。当时法国部分军舰在桅杆的桅盘上安装了这种机关炮,因为两方军舰相距很近,机关炮就可以居高临下扫射敌方甲板。而船政的军舰,几乎全部是露天炮甲板布局,即所有的主要火炮都安装在露天的主甲板上,也由此,当船政军舰在露天甲板上集结舰员、准备反击时,法国军舰从高空而下的密集弹雨扫射,造成了中方灾难性的人员损伤,大量炮手伤亡,炮位上无法安然操作,这更使得局势进一步恶化。

作为后话,马江之战中军事技术层面发生的这两处血的教训,被当时建设中的北洋水师牢记。此后,北洋水师从西方订造的军舰,无一例外地被要求安装大量多管机关炮,而鱼雷艇部队,更是被北洋大臣李鸿章视作是极为重要的建设对象。

回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