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慢波,卢布尔雅那晚报

红尘慢波,卢布尔雅那晚报

原标题:寻味东莞 | 人世慢波,故街夜宴

东莞日报3月13日讯
记者昨日从市城乡规划局了解到,“东莞莞城可园历史片区更新改造”和“东莞寮步牙香街、解放西街保护及整治工程”获得了广东省岭南特色规划设计铜奖,“牙香街、解放西街保护及整治工程”摘得了广东省岭南特色街区铜奖。

图片 1

  据了解,为保护岭南特色传统街区和建筑,弘扬岭南建筑文化,推广和表彰岭南特色示范建设项目,去年8月,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决定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一项主题为广东省岭南特色规划与建筑设计的评优活动,设置了岭南特色建筑设计奖、岭南特色乡村民居奖、岭南特色园林设计奖、岭南特色规划设计奖、岭南特色街区奖等五大奖项。

东莞印象,图片来源:“东莞大岭山网”

  市城乡规划局相关负责人透露,我市推荐了包括坝头、南社、可园、西城楼、石龙旧城区、洪梅洪屋涡、寮步牙香街和石龙中山路等9个项目参评。最终,“东莞莞城可园历史片区更新改造”和“东莞寮步牙香街、解放西街保护及整治工程”获得了广东省岭南特色规划设计铜奖;“牙香街、解放西街保护及整治工程”摘得了广东省岭南特色街区铜奖。

撰文 郭珊 weibo@郭珊Shania

  链接

图片源于网络

  可园历史片区 将复兴骑楼街区

吃到咸狗脷,是一个八月立秋过后的晚上。

  市城乡规划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此次获得省岭南特色规划设计铜奖的“东莞莞城可园历史片区更新改造”项目由著名建筑大师、莞籍中国工程院院士何镜堂带领的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团队完成,何镜堂本人也是主创人员之一。

那天下午从大岭山转至莞城,暮色已有七八分。莞城是东莞历代官署衙门的所在地,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骑楼街原本是颇有些可看的,然而饥乏攻心,整个人梦游似的,无意盘桓搅缠。旧城灯火昏沉,声气奄然,黛蓝的天光里只映出一些荒荒莽莽的墙面与扉户,面具一般森森地立着,色彩、样式都来不及瞧分明。

  该项目将复兴传统岭南骑楼街区,重点保护7条传统骑楼街及其内部的商业氛围,改善这里的内部环境,形成以传统风貌的商业服务业为主的商业步行区。该项目将通过修复和改善老城内珊洲河、阮涌、运河等三大水系,重整老城水道肌理、恢复老城水生态系统、继承和发展老城水文化。

待到在饭庄里落座,正是“视吃如归”的时刻。果仁黑鱼片肉紧皮韧,那股活泼的弹劲儿,用蒸或淋都出不来,非用大火重油浸炒不可,快进快出,以求气足神完;豆皮鸡与葱油鸡同宗,看上去金枝玉叶,娇娇嫩嫩,不料暗藏一股男儿气,吃到嘴里满满一口滚油逼出的葱香味和芝麻香油味,鲜浓醉人,这淡墨泼彩的手艺不可不谓之精深。

  牙香街将现古老香市

图片 2

  摘得“岭南特色街区铜奖”的“牙香街、解放西街保护及整治工程”同样极具岭南特色。该项目将把寮步原有的、极其珍贵的历史文物和建筑保护起来,让所有走进去的人不仅能感觉到“古老香市”的历史韵味,又能观赏到广东最原始的老街小巷。

咸狗脷,图片来源:东莞时间网(其实我们吃到的比这更像狗舌头)

  牙香街不仅有现代商业广场、百货大楼,还有香市古街、街坊小巷。项目不仅会恢复季节性买卖莞香木市场,销售莞香特色商品,还将集合当地土特产、民间工艺品、古玩字画、特色小吃等特色内容。

不知何时,面前冒出一盘丑模怪样的酱色粉团,卵叶形,一头略尖,表面疙疙瘩瘩,中间浅浅压出一道凹渠。

“哎,这个不是咸狗脷么?”忽然想起刚进门的时候,曾瞅见卖点心的档口挂着咸甜茶果名牌。所谓“脷“,即是舌头,因粤语里“舌”与“蚀本”的“蚀”发音相近,不吉利,故而取了与“利”同音的“脷”讨个彩头。咸狗脷就是
“咸的狗舌头”,依形推名,料想应是此物,一问果然不错。

广东的饮食一向在“下里巴人”上颇多神来之笔,单枞茶中的“鸭屎香”,小吃里的“鸡屎藤饼”,还有海滨渔民常吃的“一夜情(腌咸鱼)”,很有一种俗到尽头便成雅的习气。咸狗脷名字起得刁钻,其实也不算怎样出色,主料用的是糯米粉,“舌苔”上撒了花生碎、伴入五香粉和咸榄丁蒸熟,微微的咸中回甜,嚼起来瓷实带糯香。广式早茶“油器三宝”里有个牛脷酥,是用甜面团加南乳搓成粗条炸出来的,金黄酥软,比油条短而肥,近乎饼。不过论“象形”,还是咸狗脷得意,黑乎乎的油嘴大喇喇地冲着人笑,透出那么一股“咸咸湿湿”不正经的歪趣。

图片 3

牛脷酥手绘,作者不详

这间叫老莞城的店家,本身也有一种极乡土的喜庆。外间是专卖陈皮、咸榄、禾莞草一类的特产柜台,主打烧鹅的腊味明档,穿廊设有名为知鱼亭的风水池,里间是一间粮仓一样梁枋外露的大敞间。中堂镇着一尊巨型孔雀开屏根艺,竖着两根笨到好笑的盘龙柱。凡有墙处必有字画,立柱之上必有对联,
瓷盘、扇面、屏风、条幅,几幅领导人油画像,都是网上热销款,松鹤延年、花开富贵、厚德载物,千祥百瑞堆了个密不透风。
落地一对一人高的黑泥粗陶箭筒,一个刻《岳阳楼记》,另一个刻《出师表》。此外挂了一屋子桃红、鹅黄的流苏彩绘宫灯,真个似刘姥姥戴了满头花儿。不知道主人心里到底藏了多少世泽家声,晴耕雨读,山河故梦,被这灯一照,
真是要“花影常迷径,波光欲上楼”了。几千年的中国的日夜,一时间在头顶上投影飞绕,团团不休。

图片 4

图片 5

迎恩门的日与夜,图片来源:“影像莞”

用过晚饭之后,骑楼街的人声和灯影又冷清了一层。远远能看到长街尽头建于明代洪武年间的迎恩门。在街上随便走走,粗粗看了一回。龙船脊、金字梁、青砖墙配爱奥尼克式的罗马柱型拱门,岭南灰塑、石匾、通花窗搭上南洋建筑防风的“天目”
……广东是开放门户,海舶襟喉,文化交汇的锋面,极贪新又极恋旧。这股土洋杂俎之风,是屡见不鲜的——巴洛克浮雕花纹的露台,上盖六角攒尖葫芦宝顶凉亭,再洋派的脸面,也还是为了过自家舒服惯了的日子,中国人的超前往往超得有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