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时期澳洲的粗鲁种族灭绝终于拿到了应有的确认,20世纪初德国防备军在西南非(South Africa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大屠杀好似纳粹预演

原标题:20世纪初德军在西南非大屠杀仿佛纳粹预演

活动家以色列·考纳特基克从纳米比亚旅行到德国,却发现一个被遗忘的过去与他自己的家谱有关。

德军西南非大屠杀仿佛纳粹预演

图片 1图片 2

候 涛

赫列罗种族灭绝幸存者的照片预示着纳粹死亡集中营的解放也有类似的场景

日前,德国政府在柏林举行交接仪式,将德国殖民时期屠杀的纳米比亚人遗骸移交给访德的纳米比亚代表团。20世纪初,德国殖民者在德属西南非洲(今纳米比亚)屠杀了众多赫雷罗族人和纳马族人。

20世纪60年代,年仅十几岁的以色列•考纳特基克加入了祖国纳米比亚反对种族隔离的斗争。他不可能知道,他的行动主义会把他带到全球各地,带到柏林——他的祖国的问题正是从那里开始的。

19世纪末西方列强掀起瓜分非洲狂潮,1884年,德国派战舰前往纳米比亚,占领从奥兰治河口到安哥拉南部边界的全部海岸线。在接下来数年时间内,德国殖民者不断向内地渗透,到1890年,德国宣布成立德属西南非洲,首府为温得和克。赫雷罗族人和纳马族人赖以生存的土地与牛群落入德国殖民者手中。面对殖民者残酷的压迫,1903年一些纳马族人在亨德里克·维特布伊领导下奋起反抗。第二年1月,赫雷罗族人也掀起轰轰烈烈的大起义。随着起义军向温得和克推进,柏林方面决定出重兵镇压,1904年5月3日,德军总参谋部任命洛塔尔·冯·特罗塔陆军中将为德属西南非洲总司令。6月,特罗塔带着1.4万部队抵达西南非洲。德属西南非洲总督西奥多·路特维恩希望击败赫雷罗族起义军后同起义者达成一份停火协定,然而,特罗塔计划毫不留情地消灭所有反抗者。

当时,欧洲人把考纳特基克的家叫做西南非洲——而欧洲人的名字分量最重;部落名称,甚至是纳米比亚的名称,在官方分类中都没有一席之地。黑人和白人共享一个国家,但他们不能住在同一个社区,也不能光顾同一个商店。考纳特基克说,这是禁止的。

特罗塔在决定性的瓦特贝格战役前下达了臭名昭著的灭绝令,要把所有赫雷罗族人斩尽杀绝。他在命令中说,“这个民族应该被消灭,或者如果这无法办到的话,就将他们驱逐出德属西南非洲。”1904年8月11日至12日,德军在瓦特贝格战役中击败数千赫雷罗族战士,追击部队阻止赫雷罗族人突围,并将他们赶进沙漠。当赫雷罗族人精疲力竭无法前进时,德军下达命令,杀死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所有赫雷罗族人。

展开剩余94%

见证德军屠杀暴行的向导扬·克洛特回忆说:“在战斗结束后,所有落入德军之手的赫雷罗族男女老少都被无情地处死。然后,德军开始追击剩余的赫雷罗族部众,所有那些在路边和沙漠上被发现的赫雷罗族人都被射杀或用刺刀刺死。大多数赫雷罗族人都是无武装的,因此无法抵抗,他们只想带着他们的牛离开。”一部分赫雷罗族人逃入卡拉哈里沙漠腹地,不到1000人逃到属于英国的贝专纳保护地。据称,为彻底灭绝赫雷罗族,德军还系统性在沙漠水井下毒。对于比较弱小的纳马族,特罗塔也没有放过,成千上万纳马族人死在德军的屠刀下。

19世纪末,德国移民在非洲西南部建立了自己的主权,几十年后,由于《国际联盟宪章》的一项规定,该地区进入了南非政府的管辖之下。这意味着,考纳特基克的家乡被荷兰和英国殖民者的后代所控制。

德军总参谋部明显知道德军在西南非洲的大屠杀暴行,德军总参谋长阿尔弗雷德·冯·施里芬批准了特罗塔的“种族斗争”计划。被排挤回国的原总督路特维恩向德国首相伯恩哈德·冯·比洛报告德属西南非洲正在发生大屠杀,路特维恩并不是可怜赫雷罗族人,他认为赫雷罗族人是重要的劳工资源,于是上奏德皇威廉二世。1904年底,德皇终于命令特罗塔停止大屠杀。然而,新命令到达后,特罗塔换了一种杀戮方式,他把俘虏关进集中营,让他们充当奴隶劳工或被用来进行医学实验。

1948年,荷兰和英国的白人统治者制定了种族隔离法。它的影子从印度洋一直延伸到大西洋,覆盖的面积比英国、法国和德国加起来还要大。

大屠杀幸存者大多是妇女儿童,他们被关进像鲨鱼岛集中营这样的地方,很多集中营囚徒后来死于疾病、衰竭和营养不良。1905年9月28日,南非《阿格斯角报》以《在德属西南非洲:更令人震惊的指控》为题揭露了德军暴行,一名目击者叙述道,“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妇女背着一个不满一岁的孩子,她的头上顶着一大袋谷物。她摔了一跤,一名德军下士跑过来用粗皮鞭打她超过4分钟,连婴儿也不能幸免。”德军还对赫雷罗族人和纳马族人进行医学实验,博芬格博士给经挑选的人注射包括砷和鸦片在内的有毒物质,之后再通过尸检研究这些物质对人体的影响。据估计,有300个人类头骨被送往德国进行实验。

现年68岁的柏林居民考纳特基克表示:“我们的斗争是针对南非政权的。”“我们被贴上了恐怖分子的标签。”

直到1908年,这场大屠杀才真正落幕,德国殖民当局关闭了集中营,所有赫雷罗族人都被当成劳工。此后,所有7岁以上的赫雷罗族人均被迫戴上一个金属圆盘,上面写着劳工登记号码,他们被禁止拥有土地和牛。据估计,在德军大屠杀中,有数万到10万赫雷罗族人和1万纳马族人遭到杀害。有历史学家认为,20世纪初德国殖民者在西南非洲的大屠杀是后来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预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20世纪60年代,数百名反种族隔离抗议者被杀害,还有数千人被投入监狱。随着南非政府收紧拳头,许多活动人士决定逃离。“1964年我非法离开纳米比亚,”考纳特基克说。“我不能回去。”

责任编辑:

当时他只有17岁。

图片 3

考纳特基克坐在他的客厅里,这里是柏林一个安静的角落,他在柏林度过了大半生。他留着淡胡子,戴着眼镜,这使他看起来很好学。自从他与种族隔离作斗争以来,他的头发都变白了。“我在柏林感觉很自在,”他说。

这有点讽刺,想想19世纪80年代,德国皇帝威廉二世下令入侵非洲西南部,当时离考纳特基克的公寓只有几英里。这让他的旅程成为一种奇怪的返乡之旅。

考纳特基克十几岁时就与种族隔离制度下的压迫循环作斗争,这场斗争始于德意志帝国建立的野蛮政权。

德国人在19世纪中期首次到达非洲西南部干旱的海岸。几个世纪以来,游客们一直在沿海停留,但这只是欧洲对非洲前所未有的干预浪潮的开始。今天,我们称之为对非洲的争夺。

1884年,德国总理奥托·冯·俾斯麦召集欧洲列强召开了柏林会议。虽然会议决定了整个大陆的未来,但没有一个非洲黑人被邀请参加。俾斯麦宣布西南非洲为德国殖民地,不仅适合贸易,而且适合欧洲人定居。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同时占领了刚果,法国宣称控制了西非。

德国国旗很快成为南非成千上万殖民者的灯塔,也成为当地部落恐惧的象征,他们在那里生活了数千年。传教士后面跟着商人,商人后面跟着士兵。定居者们通过占领水坑来巩固他们的控制,这些水坑在干旱的沙漠中是至关重要的。

当殖民者向内陆渗透时,当地的财富——以矿物、牛和农业的形式——也慢慢地流出来。

土著人并不愿意接受这一切。一些德国商人确实与当地人进行了和平的贸易。但是,就像刚果的比利时人和澳大利亚的英国人一样,德国的官方政策是占领欧洲人认为是空的领土,而实际上欧洲人认为绝对不是空的。纳米比亚有13个部落,其中最强大的两个部落是纳马部落和赫列罗部落。(Kaunatjike赫雷罗人。)

德国人之所以能被容忍,部分原因是他们似乎愿意充当交战的当地部落之间的中间人。但在实践中,他们的条约是可疑的,当利己主义对德国有利时,他们却袖手旁观。20世纪初,德国殖民总督西奥多•卢特温(Theodor
Leutwein)对当地领导层开始分裂感到高兴。例如,根据荷兰历史学家简巴特·格沃尔德(Jan-Bart
Gewald)的说法,卢特温乐于向有争议的酋长提供军事支持,因为非洲人的暴力和土地侵占对他有利。这些都是学习美国历史的学生所熟悉的策略,在美国,欧洲殖民者大量屠杀和驱逐土著居民。

当考纳季克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只听到这段历史的片断。他的纳米比亚老师告诉他,当德国人第一次来到南部非洲时,他们建造了桥梁和水井。还有一个更阴险的故事的微弱回声。例如,一些亲戚曾与德国人作战,试图保护赫莱罗部落。他的赫雷罗人部落。

图片 4

Israel Kaunatjike一生大部分时间都住在柏林。

然而,Kaunatjike的词根要复杂得多。他的一些亲戚也站在另一边,包括他自己的祖父。他从未见过他们,因为他们都是德国殖民者。

“今天,我知道我的祖父叫奥托·穆勒,”考纳特基克说。“我知道他葬在纳米比亚的什么地方。”

他解释说,在种族隔离时期,黑人被迫迁移到较贫穷的社区,与白人交朋友是不可能的。种族隔离在南非荷兰语中意为“分离”。但许多非洲妇女在德国家庭工作。“德国人当然与非洲女性有秘密关系,”考纳特基克说。“一些被强奸。“他不确定自己的祖母发生了什么事。

到达德国后,考纳特基克开始阅读关于西南非洲的历史。对他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私人的故事。他说:“我被认为是一名政治难民,也是一名赫雷罗。”他发现许多德国人不知道自己国家的殖民历史。

但是一些历史学家发现了一个可怕的故事。一些人认为德国在西南非洲的行为是德国在大屠杀中行动的前兆。其中最大胆的人认为,西南非洲是20世纪第一次种族灭绝的发生地。“我们对纳粹主义是什么,以及它的基本思想和哲学从何而来的理解,”戴维·奥卢索加(David
Olusoga)和卡斯珀·w·埃里克森(Casper W.
Erichsen)在他们的著作《凯撒的大屠杀》(The Kaiser’s
Holocaust)中写道,“也许是不完整的,除非我们探究在凯撒·威廉二世(Kaiser
Wilhelm II)统治下的非洲发生了什么。”

考纳特基克是一个冷静的人,但他解释说,他的声音中有一种可控的愤怒。当德国殖民者强迫土著部落深入西南非洲内陆时,德国研究人员仅仅把非洲人当作试验对象。发表在德国医学杂志上的论文使用头骨测量来证明把非洲人称为“非门神亚人类”是正确的。“骨架被带到这里,”Kaunatjike说。“坟墓也被盗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