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随葬品谈徐州狮子山汉墓的墓主问题,2013年2期目录及摘要

从随葬品谈徐州狮子山汉墓的墓主问题,2013年2期目录及摘要

甲骨钻凿形态研究 …………………………………………………………………周忠兵(147)


我方鼎铭文与西周丧奠礼………………………………………………………………冯时(185)
www.512.net ,徐州西汉前期楚王墓序列和墓主及相关问题………………………………………刘照建(213)
春秋钟离君柏墓发掘报告………………………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蚌埠市博物馆(239)

甲骨钻凿形态研究
周忠兵
(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长春  130012)

   
利用整理卡内基博物馆所藏甲骨实物的机会,细致观察这批甲骨上的钻凿,结合以往学者的研究,系统研究了殷墟甲骨上钻凿形态的类别、发展序列、发展规律等问题。
   
文中将甲骨上的钻凿分成五型二十式,并说明这些钻凿型式是如何发展演变的。总结出一些钻凿发展规律,其中最主要的有以下两点。第一,小圆钻和轮开槽制作的长凿在甲骨上的使用时间基本在武丁时期,并且早期甲骨上的长凿主要是采用轮开槽方法制作,因而这两种钻凿类型具有较强的断代意义。第二,直接挖制的长凿,其凿长随着时间的演变而逐渐增长,南北系甲骨分别在无名组和何组甲骨上长凿长度达到极至,都出现超过3厘米的长凿,南北两系的长凿长度的这种长度递增现象至黄组类甲骨有所回落,黄组甲骨上的长凿长2厘米以下。
   
利用我们所整理归纳出的甲骨钻凿的发展序列及规律,可以较好的说明历组类甲骨的时代应该是属于武丁晚至祖庚时期。

孟强在《考古》2006年第9期发表《从随葬品谈徐州狮子山汉墓的墓主问题》一文说,从出土陶俑的特征分析,在年代上狮子山汉墓应排在驮篮山、北洞山两墓之前,其墓主在早期五代楚王中,以第二代楚王刘郢或第三代楚王刘戊的可能性为大。
狮子山汉墓出土钱币绝大多数为荚钱,少数为四铢半两等,恰能说明当时为两种货币的过渡时期,即废荚钱而行四铢之时。第二代楚王刘郢所薨之年正逢文帝五年币制改革,而其入葬时间极可能因其墓葬未完工又有所推迟,墓中既有荚钱又有四铢半两不足为奇,而恰能证明墓主为刘郢的可能性最大。
狮子山汉墓出土遗物数量大,种类多,品质高,已有学者对该墓出土的印章、封泥加以研究,本文不再赘述,通过对陶俑、钱币、玉衣等典型随葬品的分析可以确定,狮子山汉墓应为第二代楚王刘郢。目前徐州已发现楚王墓8处,墓葬形制的发展、演进规律明显,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序列,将狮子山汉墓置于其中加以研究,也能得出同样的结论。
你还没注册?或者没有登录?如果你还没注册,请赶紧点此注册吧!如果你已经注册但还没登录,请赶紧点此登录吧!

我方鼎铭文与西周丧奠礼
冯  时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  100710)

   
我方鼎出土于洛阳,从鼎的形制、铭文的记时特点分析,其时代属于西周早期。盖、器对铭43字,所记史实关乎西周自启殡至入葬之间的丧奠礼仪,是研究西周丧礼的重要史料。
   
我方鼎的器主为若氏小宗,此鼎为其为父己所作的祭器。铭文首先记器主以御祭和血祭对祖乙、妣乙和祖己、妣癸两对先祖的祭祀,反映了丧奠礼中的朝庙奠礼。朝庙奠意即向祖先辞行,其中祖乙、妣乙为父己的祢庙,祖己、妣癸为父己的祖庙。二庙对于器主而言皆为祖庙。朝庙奠后又继续以礿祭和报赛之祭祭祀二位先妣,反映了丧奠礼中的祖奠之礼。祖奠意即以柩车向外,为出行的开始。朝庙奠先朝祢庙,后朝祖庙,继而于祖奠唯祭二妣,体现了丧礼待亲如宾,每动必远的根本礼旨。铭文记二奠彻奠之后,则舆载尸棺于柩车,并行大遣奠及祼仪。大遣奠为丧奠中最隆重的礼仪,遣奠为遣送死者的奠礼,其仪为人道之终。士礼遣奠用少牢五鼎,彻奠之后则需将奠牲之余的羊、豕裹为二包,随棺入葬,是谓包奠。继而又行读賵礼,即省记送死賵物之书。这些仪节于鼎铭均有明确的记载。
   
本文根据文献资料对鼎铭所反映的丧奠仪节进行了详细考证,可明我方鼎并非简单的祭祖文辞,而完整、系统地反映了西周丧奠礼仪,并可与文献记载逐一印证。器主为殷遗,因此,铭文无论对于殷周丧礼及相关祭祀制度的研究还是古代文献的考索都具有重要的意义。本文同时研究了西周祼礼的意义及相关的丧奠铭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