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数字还在涨,观潮时注意安全

那些数字还在涨,观潮时注意安全

责任编辑:

今年八月十八大潮

我救过人。那次是在莫马江外滩的葛垅头(剪刀潮的潮口中)潮中抢潮头鱼,我看到离我10多米远的地方有一人被潮水冲倒,在滚滚的浪潮中连翻两个筋斗,连喊救命。我飞跑过去,跳进潮水把他一把救起,我们的船也飞快过来了,把他拖进了船,这时他浑身是泥,耳朵、鼻子里都灌满了泥沙,眼睛被泥浆黏糊得无法睁开,嘴巴吐出来的也是满口泥沙。(滚滚的钱江潮实质上是泥浆水,潮水中的泥沙占40%左右。)这才看清,他是我们村12组的曹天恩。

农历七月十八“鬼王潮”浊浪滔天

1975年农历十月初三这天,是我一生中抢到江鳗、胖头鱼最多的一次,我们4人共抢到江鳗40多公斤、鱼100多公斤。如果在当地市场上卖、江鳗只能卖4元多1公斤,但是卖到慈溪有10元左右。

杭州市水文水资源监测总站站长孙映宏说,从这几天的潮水来看,一线潮的晚潮涌高在1.3米,相对来说不算大,还是比较正常的,钱塘江的来水也不算多,因此,估计今年八月十八的大潮和去年差不多。

那天,我在潮水前头奔跑时,突然看到潮头里面有一条大鱼在发威。想等它蹿出来再动手,可它就是时而向上蹿,时而朝里飙,死活不肯向潮头处来。我大约盯了五六分钟时间,一个距离我5米左右的马鞍山人也看到了这条大鱼,他飞速过来抢,着急之下,我一跃身跳进奔腾的潮头中,这时马鞍山人距离我只有1米光景,那鱼还一直在逆水发威,我全力用潮兜急速连套头两次,终于被我抢到了。为什么要套头呢?因为鱼在逆水发威,你不用套头的方法就抢不到它,反而一触碰到它,它就愈加逆水往里面冲。

潮最好看的地方往往也都是最危险的地方。观潮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在江堤边上的黄色线框内不要停车、站人,在大潮来临前,最好撤退到离江堤的更远处,万一落水或者被潮水击打,要尽量抓住身边的固定物,防止被潮水卷走。也不要下到江堤下面,有时你表面上看它并不大,但是潮水有暗涌,还是很危险的。

奉劝你,还是不要来抢潮头鱼了!

每年的农历八月十八日,是钱塘江大潮的来临之日。那天,钱塘江江边都会挤满前来观潮的游客,沿着岸边追逐着涌潮前行。钱塘江涌潮是国内著名的三大涌潮地之一,同时还和印度恒河潮与巴西亚马逊潮并称为世界三大涌潮。

图片 1

今年六月,杭州连续降雨,冲刷江底的泥沙,导致钱塘江水流速变快。今年八月十八的潮水会不会受此影响,比较壮观呢?

上世纪80年代以前,在钱塘江上抢潮头鱼的总共不会超过100人。我们龙虎村算比较多的,但真正常年去抢的也只不过十五六人。有的一尝试就吓得心惊肉跳,如一组的高阿伟和高阿方等4人去抢潮头鱼,差一点八字要被甩掉,被人救出后,从此不再跨进潮头一步。当然也有人是怀着对抢潮头鱼的好奇好玩去的,如我们同组的高宜水,他父亲也是在抢潮头鱼时被海龙大王抓去的,可他就是不怕,他认为我们生长在钱塘江边的青年就要会抢潮头鱼。

钱塘江大潮从古至今多少文人墨客留下千古绝句,这千年奇观,在每年农历七八月如约而至。又有很多游客慕名而来观赏这千古大潮!但潮水而来的除了波澜壮阔还有危险,观潮时要注意安全。

所以说到抢潮头鱼,那时我心里也感到有点怕兮兮的。我偷偷地在江边大堤上和潮水赛跑,我想我只要跑得过潮水就可以去抢潮头鱼了。

观潮者大呼过瘾

鱼是抢到了,但潮水已经没到了我的胸部,我要想跳出潮头已经不可能了。在这紧要关头,我脑子还算清醒,就凭我多年的经验,马上要开始氽潮。

因为地形地貌的差异,钱塘江大潮又分为交叉潮、一线潮、回头潮、丁字潮等涌潮类型,其中一线潮最令人期待。在大潮期间,凡江道顺直、没有沙州、潮头呈一线的河段都有可能形成一线潮,而海宁市盐官镇的一线潮最为好看。盐官镇的一线潮发生在钱塘江大缺口的交叉潮之后,观潮者或在观看交叉潮之后急忙赶到盐官抑或直接在盐官蹲守一线潮。

(潘张兴口述、莫小米整理,2007年)

农历七、八月,是杭州钱塘江每年观赏大潮最佳时机。登高俯眺,钱塘江潮水由远而近,震耳欲聋,呼啸而来,潮起潮落,气势汹涌,唯美壮观。

“七月七鬼王潮的时候,我们就很担心,又有本地人会来江边抢潮头鱼,还好那两天潮前潮后一小时的巡查,都没有发现有人违规下堤。接下来中秋、国庆小长假要来,马上又是八月十八年度大潮汛,我们也在担心到时又会有抢潮头鱼的人出现。”

图片 2
钱塘江大潮

那次下着雪,潮水快到来之际,我们就都脱去了衣裤,牙齿冻得咯咯响,大腿上如针刺般疼痛。但抢到了珍贵的鲻鱼,吃多大苦也就满不在乎了。

图片 3
钱塘江大潮

1966年下半年,我动了去抢潮头鱼的念头,那时我还只有16岁。虽然心里怕兮兮,但看到人家常常是满载而归,很是眼红。像父亲那样在潮前撒网式的抲鱼,有时是一场欢喜一场空,收获太小了。

位于钱江南岸萧山南阳的赭山湾是钱塘江口一个向南凹进的大河湾。这里,有一道长约500米的“丁字坝”直插江心,宛如一只力挽狂澜的巨臂。当涌潮西行至此,全线与围堤成一锐角扑来,坝头以内的潮头同坝身、围堤构成直角三角形,潮头线两端受阻,分别沿坝身和围堤向直角顶点逼进,最终在坝根“嘣”一声怒吼,涌浪如突兀而起的醒狮,化成一股水柱,直冲云霄,高达十余米。由于大坝的横江阻拦,直立的潮水又折身返回,形成一个“卷起沙堆似雪堆”的奇特回头潮。而此时江水前来后涌,上下翻卷,奔腾不息。

但不管怎么说,抢潮头鱼这一行总是太危险了,据说在抢潮头鱼中被潮水“吃掉”的人数要超过萧山搞围垦在采石场中殉职的人。所以,这支队伍人丁并不兴旺,成员主要是沿江边的一些人。我们钱塘江南岸萧山东片,就是益农、党山、新湾、头蓬、南阳、赭山,再往南红山农场、九号坝新街等沿江一带的少数农民,江北有海盐、海宁、余杭、乔司等沿江的一些农民,因为生在江边,长年累月对潮水比较了解,才敢做这行当

钱塘江南岸萧山南阳的赭山美女坝是观赏“回头潮”的最佳位置。“美女二回头”回头潮是指急速前进的潮水,遇到丁坝等人工阻碍物后形成的潮水。

记得在1978年农历九月初三,那次潮水真凶啊,说是“雷霆万钧”一点不夸张,涌高总有1.5米以上。我们在海宁与余杭交界处的外侧抢潮头鱼,这是一块中沙,这次一起抢潮头鱼的有30多人,小船也有六七只,人员大多来自益农马鞍山、头蓬小泗埠、五七农场等地。

一线潮彷若一条白线迅速侵袭平整的江面。在一线潮从远处来袭时,观众们先看到的依然是平静的水面,但是已然听到轰隆潮声。后浪对前浪的推撞挤压形成涌潮,在江边看,后浪一层一层地在水面上向上叠起,像极了在奔跑中的骏马,一线潮犹如骑兵军队整齐一字划开迅疾地向前进袭。一字涌潮最后将整个江面激荡起来,犹如一场交响乐的开场部分,水面一直缓缓,突然一下优美而又激昂的乐声,交响乐算是正式开场,而翻滚的江面也将江边的观者沸腾了起来。

你若不是土生土长的江边人

“一线潮”和萧山“回头潮”

近来来,市林水局和市防潮办积极指导配合大江东产业集聚区管委会,通过推进高标准海塘的建设,委托杭州市安保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组建专职队伍实行巡防、一公里一人喊潮,开展常态化的整治和专业化管理。

“钱江大潮在电视上看,在课文里读到和朋友的道听途说其实都无法感受到它真正的其实。只有在现场感受,才能真正体验到,什么叫做气势磅礴、万马奔腾。我是杭州人,钱江大潮从小到大也看了不止一次,每一次大潮经过身边的时候,都有一种,原来我如此渺小的感觉。”上周末,萧山市民陈先生约了几个外地同事,带着单反相机,特地赶到下沙七格的钱塘江边观潮。

在萧山本地人的记忆中,抢潮头鱼的风险很高,对抢鱼者的水性和技巧都有很高要求。而今,本地人也越来越少继续这种危险的谋生手段。相反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不熟悉水性的外地人成了抢潮头鱼的主力,抢潮捕鱼行为的群体性和危险性已日渐凸显,几乎每年都会有人因为抢潮头鱼遇难的。

钱塘江大潮有三个最为著名的观潮佳点,其中相比盐官镇东8公里的八堡以及盐官镇西12公里的老盐仓两地,海宁市盐官镇东南的一段海塘最值得一看,因为这里可以观赏到最佳一线潮的壮观景象。

原标题:大江东已劝退36699人…这个数字还在涨!别来江边抢潮头鱼了!

值得一看

如今,抢潮捕鱼现象虽偶有出现,但总体趋于平稳状态。

预计和去年差不多

第二天我就跟着伙伴上“前线”了。第一次去抢潮头鱼,记得很清楚,是在青龙山、白虎山北的沙滩上,那时还没围垦,钱塘江的水深处在北边,沙滩在南边,潮水没来之前,南边大片沙滩是露出水面的,是抢潮头鱼的好地方。有许多海宁长安方向的江北人,也都到这里来抢潮头鱼。

在被称为“壮观天下无”的八月十八钱江大潮外,农历七月十八也是一个大潮汛。之所以被称为“鬼王潮”,是因为这个时间在中元节之后,气势、涌高有时甚至超过八月十八的大潮。据悉9月8日,农历七月十八当天,萧山观潮城的潮水涌高实测数据是1.3米。

图片 4

钱塘江大潮这一奇景确实是气势恢宏波澜壮阔,一波波大浪有吞噬天下之霸道,让人望而生畏却心生向往。其中的震撼只有亲临才能感触,但注意安全。

图片 5

在杭州下沙七格村,汹涌的钱塘江潮水冲上堤坝,吓得观潮游客四散奔逃。有一位躲闪不及的电视台记者,肩扛的专业摄像机被潮水冲翻后跌落在地。这张潮水“拍”了摄像机的照片在朋友圈热传,可见,钱塘江潮水之“勇猛”。

卜一峰是杭州大江东产业聚集区防潮办的工作人员,钱塘江潮水天天有,潮汛来的时候江鲜也会特别多。过去,江边滩涂上时有人赤膊来抢潮头鱼,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浪头带进去,抢潮头鱼的行为非常危险。

不过,杭州市防潮办相关负责人也坦言,除抢潮头鱼人员自身原因外,目前执法依据尚不明确,缺少对抢潮头鱼、捕捞鳗苗等行为的具体操作细则,我们只能做到“喊”,也就是对抢潮捕鱼人员以宣传、劝导为主,无法从根本上杜绝这类现象的产生。

前一刻还在兴冲冲捞鱼,下一刻已差点被淹没。

那时家境贫困,我父亲一直冒着危险在钱塘江上抲鱼。母亲经常劝父亲不要到钱塘江里去冒险,可父亲总是笑嘻嘻地说:“我们住在山坡上,又没有农田,不去抲鱼,我们全家7个人的生活怎么过下去呀!”父亲一出门,母亲就心神不安,要等父亲回来了才放心。有时等到天黑,我们兄弟姐妹哭着吵着要吃饭,母亲也不理我们,到父亲回来了再吃饭,饭菜已经冰冰凉。

脱光了,肩背长柄潮兜,(潮兜是抢潮头鱼的工具,兜是尼龙丝织成的网,潮兜柄是用2米多长的竹竿与兜装成,有的也叫渔兜或海兜。)奔跑在潮水前面,朝着潮水前进的方向奔波,但头要不停地盯着潮头里有没有鱼,没有鱼就一直跑,看到有鱼,就翻身一跃跳进潮中去抢鱼,这一刹那真是豁出命去的。潮头的一般都是小鱼小鳗,大一点的鱼、鳗都在潮头里面一两米处,因此,一般都要跳进潮头去抢,出来时也要跳出来,不能走,一走马上被潮水绊倒。如果没有扎实的基本功,想都不要想。

等看到形势不妙,我才拼命地跑,这一次真的是跑得我透不过气来,当时心里自己催自己,快跑呀,快跑呀,足足十多分钟,我终于跑出危险境地时,人满口血腥气,口干舌苦得要命,连舌头也无法翻动,一到岸边就“瘫痪”了。

抢潮头鱼,顾名思义就是在潮头中抢鱼。怎么抢呢?就是在潮水快要到来时,脱光身上的衣服,即使冬天也一样,有时冻得筋骨咯咯响。抢潮头鱼必须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因为穿着衣裤,行动不方便,身上紧绷绷跑不快,衣裤着水还会产生负荷阻碍行动。

4人一伙,有1人拖船,拖船的人始终跟在3个抢潮头鱼的人周围,要眼明手快,紧紧盯着在抢的3个人,一看到哪个人抢到了鱼,船就马上往这个人旁边拖过去,一看到哪个人跑不动了,就急速调过方向去救他。所以这个人相对讲要人高马大、力气好。

记得清楚的还有1980年冬季,我们去乔司外侧沙滩上抢鲻鱼,冬天的鲻鱼是非常值钱的。那次下着雪,西北风呼啸着,开始我们都穿着棉袄,潮水快来时,我们就都脱去了衣裤,有的上身光身套上一件中山装,下身全是裸的,奔跑在潮头中,真是冷得浑身发抖,牙齿冻得格格响,沙沙响的雪子打在脸上,大腿上如针刺般疼痛,那时的江水漂到船边上就会马上结冰,可我们内心就是热血沸腾,坚持着,奔跑着。抢到了金贵的鲻鱼,吃多少苦也就满不在乎了。到达南岸,在美女坝三号盘头处靠拢后,还要洗澡,因为在潮水中奔驰过,人好像从泥浆里爬出来一样,眼睛也都黏稠得看不清,所以不管有多冷,即使零下四五度,滴水成冰,全身好像千万根针刺似的疼痛,我们照样要洗这个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